乐仑彩票

                                                    来源:乐仑彩票
                                                    发稿时间:2020-05-31 11:03:43

                                                    不少法律界人士表示,现在还不是孟晚舟提出上诉的时候。因为法官目前的裁决实际上并未将孟晚舟判处引渡,而只是以“双重犯罪”为由决定引渡程序应继续进行。如果法院最终裁定应将孟晚舟判引渡,这才是她上诉的时候。

                                                    沈晨律师指出,目前披露出来的关于孟晚舟是如何被拘留和逮捕的证据很少。因此,很难评估孟晚舟的宪章权利是否受到侵犯。

                                                    更复杂的是,按照加拿大最高法院先前的判例,《宪章》的保护在出入境关口通常不适用。例如,一个人可能被一名执法人员在边界长时间拦截盘问而不会被认为她被拘禁或逮捕,从而不会触动《宪章》第9和第10条的保护。因此,对孟晚舟的律师来说,弄清孟晚舟在加拿大边境过境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至关重要的。

                                                    KARA 11报道截图开篇不妨先披露一个鲜为人知的细节。

                                                    他指出,霍姆斯的裁决是“一面倒”的,接纳了加拿大联邦检察官代表美国政府提出的论点,全盘驳回孟晚舟律师团队提出的论点,其结果是对孟晚舟的引渡程序将继续进行。

                                                    陈丙丁律师表示,尽管法官裁决书是按加拿大一般法官判决书的规格书写的,引用相关判例也甚为广泛,但她的裁决结果可能受她在出任法官之前,长期在省和联邦法庭部门工作的影响。法官认为,对于欺诈这项犯罪,要从实质发生的行为来定,要从广义角度看,才不至于限制加拿大履行其“国际义务”,这里是指引渡条约里的“义务”,结果就否认了孟晚舟的申请。

                                                    孟晚舟案目前处于第二阶段──引渡聆讯。当时,孟晚舟的辩护律师提出了两个争议点:一个是“双重犯罪”原则;另外一个是在孟晚舟入境时,被加拿大边境局的工作人员、皇家骑警进行了长时间询问,询问的过程当中还没收了她的手机,这个过程有没有违反加拿大的人权宪章对个人的保护。

                                                    加拿大引渡法权威加里·波特丁(Gary Botting)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司法部长确实有权随时制止这些诉讼程序,但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已反复提出“法治”,以将程序与政治意愿的影响区分开。但波特丁强调,在引渡中政治权宜必须在法治上占上风。根据波特丁的经验,此案在法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估计甚至可能拖延10年之久。

                                                    即使引渡法官裁定孟晚舟的《宪章》权力受到侵犯,引渡法官还需考虑另外一个问题:执法部门的违宪行为是否足以严重到让引渡程序终止。

                                                    人们不禁要问,是不是美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麦卡锡主义”正在回潮,如果美国政府公然采取损害中国在美留学人员合法权益的措施,将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和种族歧视,严重侵犯中国留学人员人权。